成都生活家政服务信息平台,为您提供专业的保姆、月嫂、育儿嫂、钟点工/小时工等日常家政服务

成都生活家政网

成都家政生活服务信息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:成都家政生活网 > 成都坐月子 > 成都月子中心 >  > 正文

“挑月子会所,完全就像是一场赌博”

发布时间:2020-03-17 16:25 来源:互联网  浏览次数:
“挑月子会所,完全就像是一场赌博”

 

上海,馨月汇的员工看着在晒太阳预防黄疸的婴儿。作为高端月子会所的馨月汇也因卫生问题遭遇投诉,暴露出这一行业的诸多问题。(CFP/图)

多重标准,等于没有;多头管理,等于不管。动辄数万乃至数十万元收费的月子会所,暴利背后,是一个缺乏统一标准、统一管理,准入资质都不完备、亟待提升的产业。

离开上海浦东的馨月汇月子会所(以下简称浦东馨月汇)前,新妈妈林默在母亲的手包里意外发现了一张病危通知单,对象是她刚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女儿。“出生才十几天的孩子,打着各种抗生素;年近七旬的母亲,几乎不眠不休地陪护了九天九夜。”时隔多日,林默依然无法释怀。

考虑到父母年迈,家中尚有幼女需要照料,2015年底,孕妇林默订下了浦东馨月汇6.98万元的月子套餐。2016年2月16日,她顺利产下女婴。不过,再为人母的喜悦很快被一桩糟心事冲淡。

2月17日,月嫂表示“眼睛不舒服”。起初,林默并不在意,“宝宝闹腾了整晚,也许是月嫂没休息好吧?”很快,她就觉察到了不对劲——月嫂一手怀抱女儿,一手频繁地揉着眼睛。当晚,经林默夫妇询问,月嫂坦白,“眼睛里长了东西。”医生给出的诊断是:睑腺炎(即麦粒肿)、眼睑蜂窝组织炎。

联想起清洁阿姨接二连三地开始犯错——用同一块抹布擦拭厕所地板和餐桌;打扫完卫生间不洗手,直接收拾床上用品、整理睡衣。

“母婴环境需要减少细菌,你们完全是在制造细菌!”林默怀疑女儿患病和月子会所的卫生状况有关。

在与林默交涉的视频中,馨月汇妇幼健康管理中心总裁陈曦承认会所存在问题,“对于让宝宝得肺炎这件事,包括杜教授、王主任,都没有提前防止肺炎发生。”

这并非孤例。收费动辄数万的月子会所,其安全规范却一直让人揪心。只是见诸媒体的便已触目惊心——

2011年8月,上海某月子会所,6名婴儿同时感染红眼病;2012年,武汉某月子会所,护理人员用酒精给宝宝做口腔护理,导致宝宝咽喉化脓;2013年1月,上海宝瑞家月子会所,4名新生儿感染轮状病毒,生命垂危……

“月子会所在中国尚为新兴业态,企业准入门槛、市场监管几乎一片空白。”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、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产后母婴康复机构管理委员会理事长徐丛剑说。

《中国保健服务产业发展蓝皮书》显示,我国每年约有2000万名婴儿出生,像林默这样,有意向到母婴护理机构“坐月子”的,约占分娩孕妇总数的5%。“全面二孩”新政的刺激,让月子会所迎来了“最好的时代”。据预测,产后母婴护理全国市场潜力超过600亿元。

但如此庞大、高价的产业,却一直在行业标准缺失、监管主体不明的灰色地带“裸奔”。“说它是三无产业,也并不为过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评论。

1.暴利链背后的乱象

“挑月子会所,完全就像是一场赌博。”上海一家月子会所的工作人员坦言,付钱越多,可能会越好,“但究竟怎样,只有住进去才知道”。

月子会所能提供的服务项目,包括乳房按摩、开奶等产后康复项目。另一些,则附带有中药足浴、婴儿游泳等。

30天的服务,北京天天爱月子休养会所(以下简称天天爱)提供49,800元至79,800元不等的套餐。定位于中高端人群的优艾贝国际月子会所(以下简称优艾贝),起步价为5万元,最高超过50万,平均消费在8万-10万元间。“丰俭由人,我们在行业内的起价并不高。”优艾贝总裁沈国珍说。

不过,昂贵的价格背后,却是混乱的管理和服务。

南方周末记者走访北京、上海多家月子会所发现。在经营场地上,各家月子会所也不尽相同。北京禧月阁国际母婴护理中心和优艾贝皆为独栋,天天爱租用了北京凯瑞大酒店朝南的3-7层。馨福(北京)月子中心旧宫店则“寄居”在大兴区旧忠宾馆二层,和宾馆共用一个楼道,不时有宾馆住户误入该区域,并在走廊上大声喧哗。

“在酒店里开月子会所,太扯了!”中华两岸月子母婴行业协会理事长钟宇富说,无论是在产后护理机构的起源地台湾,还是香港、韩国、新加坡,几乎没人这么做。月子会所的服务对象是母婴这一易感人群,住宿环境、消毒条件都应严于普通公共场所,与酒店合用,很可能增加疾病交叉感染的几率。

沈国珍也认同这个观点。新妈妈刚经历生产,伤口尚未完全愈合,若按酒店的消毒条件,很可能出现风险;新生儿难免会将粪便沾染衣物,粪口传播也会导致感染。一些机构因此从不将母婴衣物外送,而是通过专门的房务部浸泡、洗涤、高温消毒。

在商家的宣传册上,“医护人员24小时贴心护理”“为产妇和新生儿提供强有力的医疗保健支持”,是最常见的卖点。

但实际上,“月子会所从业者的准入门槛非常低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。虽然人力与社会资源保障部也设置了育婴师的职业资格证书考试,但这些考试大多流于形式,“有些育婴师的证件,甚至花钱就能买到”。

更糟糕的是,虽然有育婴师资格考试,但对月子会所配备育婴师的数目,却并无任何法律上的强制标准。

看起来,大多数月子会所连育婴师都未必配备。苏州妈妈米朵发现,自己待过的月子会所,产后康复和乳腺护理的员工大多没有催乳师证,有些是退休护士,有些是护校毕业生,有的甚至直接是从美容院招来。

在馨福(北京)月子中心旧宫店,当南方周末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,提出想要查看月嫂和医护人员的职业资格证书,遭到对方严词拒绝,“不给看!要不然我们的工作还怎么做?”

而当南方周末记者以卫校护理专业毕业生身份,前往馨月汇(北京)月子会所应聘时,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称,相比职业资格证书,会所更看重从业经验。

“经验怎么看?连卫生护理和相关资格证书都不需要,持证的应届生岂不是很吃亏?”南方周末记者反问。

“有没有经验,来几天看看能否上手就知道了。”对方答。

2.标准缺失

市场规模数百亿元的产业,竟然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?这无疑是让人尴尬的现实。

“最混乱的情况下,申请开办月子会所,就跟开商店般简单。”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徐丛剑坦言,一些月子会所,甚至以科技咨询公司、文化传播公司之名在工商注册。注册后,租借酒店或小区的一个楼层,添置婴儿床、消毒剂等基础设备,再请上几名月嫂或是护士,甚至有些“夫妻老婆店”,就能招揽生意。

业内人士透露,在上海的近百家月子会所中,仅有馨月汇、优艾贝两家外商投资的月子会所,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,允许提供自带住宿、餐饮项目的母婴月子服务经营范围和营业许可。而其它月子会所,并未获得上述经营范围的登记。

行业标准缺失已非一日。早在2010年,大陆二十多家月子会所的老总便提议,制定统一的行业标准,规范行业发展。不过,讨论持续了两年,却始终存在分歧。

徐丛剑透露,最早的标准可谓“入门级”,如必须配有洗手液;10张床位以上的会所,必须配备1-2名具有专业资质的护士。不过,即便这样的标准,这二十多家企业依然有部分表示难以达到。几家资金充裕、规模较大的月子会所,更是谁也不服谁,“我有几项特色服务,为啥非得按照你的标准做?”最后,几家会所索性“投奔”了中国保健协会。

一些企业找到中国妇幼保健协会,希望借由专业协会,形成统一的行业规范。

2013年10月30日,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产后母婴康复机构管理委员会正式成立,徐丛剑担任理事长。当天,由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牵头组织16名专家制定的《产后母婴康复机构管理和服务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对外发布。2015年11月,该指南定稿发布。

指南规定,月子会所的硬件配备应当齐全,床位设置在12张以上;人才软件方面,从事母婴护理相关工作的人员应当取得相应资质,并经过相应的技术培训及考核。曾经模糊的服务内容,也被明确列出:母婴每天分离时间不得超过1小时;每日对婴儿的生理状态进行评估。

针对月子会所时常曝出的感染等状况,指南亦有考虑——大到月子会所的地面、物体表面,小到日常生活用品、衣物等,参照医院标准、结合月子会所自身情况做出消毒规范。

不过,指南公开挂网没几天,徐丛剑就发现,中国妇幼保健协会的官网再也无法打开,“可能牵涉到企业利益,被黑了”。

中国保健协会母婴家庭保健服务专业委员会也在制定规范。专委会常务副会长沈国珍介绍,《中国保健协会行业技术指导规范——月子中心服务》已完成初稿,年内将完成专家论证。该指导规范更侧重服务规范和操作。

同样希望为规范月子会所作出努力的,还有全国保健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(以下简称健标委)。该机构制定的月子会所国家标准,已报送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。

在徐丛剑看来,三家协会的不同性质,注定了三者的差异,“我们是站在妇幼专业的角度,规范企业管理,而非单纯只是从企业角度进行行业自律”。

在月子中心的起源地台湾,大陆俗称的月子中心被称为“产后护理之家”,其设置、扩充、开业及登记事项之变更,均需依照《护理人员法》和《护理机构设置标准》,向所在地主管机关申请核准登记,并经主管机关、建筑管理及消防机关联合审查合格,才发给开业执照。

《护理机构设置标准》对于护理人员、护理服务设施,以及建筑物的设计、构造均有严格规定。例如,每20张床(含婴儿床)至少应配备1名护理人员,且护理人员必须具备护理师或护士证照。按照《护理人员法》,护理人员必须考试及格,并将申请书及资格证明文件送请主管机关审核,方可获得护理证照。

若按照台湾的标准,大陆的月子会所,能符合标准者百中无一。

3.多头管理等于不管

不过,即使统一的标准问世,徐丛剑坦言,由于缺乏强制性,它亦难发挥太多实质意义。

“婆家太多了,出了事经常找不到该谁管。”一位新妈妈抱怨,“出事后自己曾打过无数个电话,根本感觉不到他们是哪里管的。”

大陆的月子会所提供包括母婴保健、餐饮、住宿在内的综合服务,涉及卫生行政、食药监、工商等多个部门。不过,多部门监管、缺乏统一管理的结果,却是哪个部门都“不怎么管”。

南方周末记者尝试拨打了几个相关部门的电话。“月子会所目前不是卫生行政部门发证,因此,市卫计委暂不受理。”上海市卫计委监督热线回复。

工商注册信息显示,许多月子会所涉嫌超范围经营——登记经营范围是“商务信息咨询”,实际提供的服务却涉及母婴护理、餐饮、住宿等方面。但对此,工商部门亦态度消极。南方周末记者致电上海某区工商局工作人员,对方告知:按照公司法的要求不会处罚而是要求整改的,理论上而言,仍可继续营业。

“对于监管缺失,各部门也有苦衷。”一位卫生行业的人士透露,从母婴安全角度,月子会所与卫生专业最为相关,国家卫计委妇幼司某位领导也曾私下表示,月子会所确实应该管。不过,在人员教育方面,育婴师等职业资格证书由人力与社会资源保障部颁发,“卫生行政部门突然站出来说,我们管,这似乎很难服众。”该人士表示,加之国务院要求相关部门简政放权,卫生行政部门管理月子会所似乎更难插手。

不过成熟的模式并非没有。在月子会所的发源地台湾,“产后护理之家”便归属“卫福部”长期照护科管辖。为加强预防感染事件,感控部分则由疾控中心负责。

台湾的行业管理,有着一套严格的分级评鉴制度。钟宇富介绍,从2002年起,台北成立了“产后护理之家”评鉴委员会;2011年开始,由原“卫生署”主导,对台湾所有“产后护理之家”进行评鉴。评鉴结果分为合格(优等、甲等、乙等)及不合格(丙等),评鉴合格者,由“卫生署”颁发证明文件,并作为补助或委办业务的优先对象。有效期内,“产后护理之家”由市、县卫生局不定期进行督导考核,3年有效期过后,须重新接受评鉴。

经卫生单位稽查,如“产后护理之家”不符合卫生管理法的规范,将会要求改善并随时复查。“若再不改善,立即开罚,视情节重大,处6万元以上、30万以下罚款,甚至吊销营业登记证。”

但在中国大陆,几乎罕有月子会所因为经营问题,遭受过罚单,“连标准都没有,谁来管理?”一位业内人士反问道。

现在月子会所在月子期间的体验度远高于在家做月子请月嫂,对此,小编表示找月子会所应该找目前规模比较大的韩式月子会所,因为早在1997年韩国的月子会所已经有规范的护理体系,和多项护理类的专利,在医疗和护理方面韩式的也远远高出其他国家。

 

“挑月子会所,完全就像是一场赌博”

 

相关阅读
热门阅读